构造节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心怒 > 正文内容

这青春的遗憾总数不完

来源:构造节理网   时间: 2019-09-23

  最的时候,是的黄昏下自己行走,

  长长的影子拉长,只有两个我牵着手。

  最孤独的时候,是和那么多的人一起喝酒,

  大大的酒杯碰撞,我只和自己是朋友。

  最孤独的时候,是第一次看到你和他牵手,

  了世界的我,好像笑着哭的小丑。

  王生班花陈婉儿,当然班里的所有男生都喜欢那个的女生。

  王生只敢的喜欢,班里最有钱和最帅的男生都虎视眈眈的守着陈婉儿,王生自知自己没有什么竞争力,却难免患得患失的哪天陈婉儿能和自己发生点什么,哪怕只有一次简单的约会也好。

  张凝和王生从小便是邻居,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班同学,算得上青梅竹马。

  张凝喜欢王生,从小就喜欢。

  这一年,王生十三岁,脑袋里只有陈婉儿漂亮的眸子。

  年少的日子一晃而过,王生长高了许多。

  张凝觉得王生越来越帅了,每当看到王生在球场上驰骋的时候,总想尖叫着给他加油,即便他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关注着他。

  王生总会不经意经过陈婉儿的教室,假装不在意的寻找着那曾经熟悉的身影,而每当不经意偶遇到陈婉儿的时候,王生总会酷酷的说声好巧。

  当年的班花依旧还是班花,依旧是被众人追逐的对象,当年的也慢慢的蜕变,似乎是为了能追上那明媚的目光。

  这一年王生十六岁,和陈婉儿在同一所高中,和张凝是同班同学。

  时光吹老了好少年,六月的风变得热烈起来。

  最的时光是那花季的三年,王生把献给了篮球和对陈婉儿背影的。

  张凝还是喜欢着王生,她看着王生在球场上所向披靡,看着王生在课堂上睡觉流口水,看着王生仰着脖子期待着陈婉儿的经过,看着看着,这高中时代啊,似乎就随着结束了。

  这一年王生十八岁,高考如期而至。

  这个月里,有着太多的悲喜。

  王生落榜了,陈婉儿落榜了,张凝过了1本线二十分。

  王生很高兴自己和陈婉儿都落榜了,这样似乎就有了很多的共同点似得。整个暑假好像电影剧本一样的。接近陈婉儿,熟稔,离不开。六月的风吹散了躁动的荷尔蒙,王生觉得他了。北京癫痫病怎么治

  张凝褪下了学校里朴素干练的服饰,换上了很少敢穿上的淑女装,化上了淡淡的美妆,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脑袋里映出了王生看陈婉儿的,那牵动着王生的是否是那如瀑布般的披肩长发那?缓缓的将那困了三年头发的发绳摘下,如水银泻地般得齐肩长发散开,镜子里的终于美美的笑了出来。

  今天是王生的,张凝想给他一个惊喜。

  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心里忐忑的不知道见了面该说些什么。这个年纪的女孩啊,心里装的都是那个不知道怎么就闯进心里的大男孩,似乎只是因为曾经的一个,投了一个漂亮的空心,一首还算动听的歌曲,仅此而已。

  张凝伫立在王生家门前,久久不敢敲开那扇走过无数遍的门。

  踌躇了半天,终于鼓起了要敲门进去的时候,门却自己开了。

  似乎是被风吹疼了眼睛,又或许是眼睛太干了涩的慌。这啊,就止不住的冒了出来,的去擦,去抵,还是源源不断的往外溢。

  张凝觉得眼前的景色实在很美,美得让自己觉得自己多余。

  多好啊,这不是他要的么,这不是他的梦么。张凝不想让那个女孩看到自己的眼泪,将手中的礼物递给王生。

  嘿,生日。

  谢谢。

  走了,还有点事那。

  嗯。

  还真是干脆啊,以为怎么也能换来一句挽留那,真是自以为是的。张凝自嘲的想着,头也不回的走。

  这一年王生过了十九岁的生日,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了喜欢自己的女孩。

  陈婉儿去了很远的一座大城市,读了一所很上档次的私立学校。

  张凝去了一所中规中矩的本科学校。

  王生上了一所三流到不入流的职业学院。

  的日子总是没有想象中的美丽,但是恍惚间却总有种让人难以割舍的东西存在。即便再没有值得留恋值得称赞的地方,还是让人难以割舍。

  一晃大一的一半就过去了,寒假自然在各种各样的同学聚会中度过。

  王生去参加同学聚会时自然带上了陈婉儿,那是他整个初中到高中时代都在追逐的对象,他觉得那是他的命。

  陈婉儿依旧漂亮的一塌糊涂,这个漂亮的女孩终究也有了自己的,那些曾经过她的男孩也终于意识到,自比较好的癫痫药物有哪些己的青春好像也随那一袭青丝散去了。

  张凝坐在角落里,眼睛却不曾看过那个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孩。

  只是女孩的心,总是不愿意去剖开给人看的,哪怕再,也要假装过得很好。

  剪掉了那曾经想要刻意讨好的长发,还是那淡淡的妆容,牛仔裤配上大大的T恤。清醒了才明白自己终究不适合那假装淑女的扮相。酒桌上推杯换盏,人人都惊讶于这个高中时代寡言的小丫头如今巨大的变化。

  那天,张凝生平第一次喝醉了,为了让那个男孩知道自己过得很好。

  寒暑交替间,一年的时光匆匆溜去。

  王生又一次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去见那个美丽的姑娘。

  王生早已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去见陈婉儿了,只是知道自己不停的以各种理由向要钱,只为了能去陪陪那个不好的女孩。

  还是那个俊俏模样,还是那一头乌黑美丽的长发。

  王生觉得只要能看着她,这一切就值。

  依稀记得在哪听过,中最残酷的事,就是女生永远比男生一些。其实他还忘了告诉人们,女生也总是比男生一些。

  王生从来都是陈婉儿的,因为她曾经告诉他,如果有一天他们某个人要是不想爱了就要告诉对方。所以王生从来不曾怀疑过那个的女孩。

  当王生不经意间看到陈婉儿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的时候,当王生偷偷看到陈婉儿的通话记录的时候,当王生忍不住看了陈婉儿的手机短信的时候,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变得恶心了起来。

  没有争吵,王生只是看着陈婉儿。

  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还做得不够好,他想大声的质问,可是却怎么也不忍心苛责那曾经追逐过得美好身影。

  吧。

  或许早就等着这句话了。

  王生走了,把自己整个青涩学生时代的梦都留在了那个他永远也适应不了的大城市。

  这一年王生二十岁,。

  没有谁敢保证自己有永不会破裂的。

  王生喜欢上了啤酒。

  假如失恋失去的是一种,那么王生失去的就是对陈婉儿的习惯,因此他把这习惯转移到啤酒上。

  每当王生喝醉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那个清纯的姑娘对自己笑着的样子,很美。又或者是那不肯说话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只是咬着嘴唇眼含泪水的倔强模样,让人心疼。

  如今这一切都不属于他了。

  其实王生有自始至终都没有问过陈婉儿的一句话,也是最想问的话。

  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王生脑海里千百次的想过那个答案,没有,有,或许也会像电影里说的,爱过。

  王生没有问,他甚至已经知道了答案,他没有勇气开口,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他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还不如留个遐想的好。

  爱情的有千千万万个版本,但没有几个人的爱情是轰轰烈烈,跌宕起伏的。大多数都是被人诟病,嘲笑的俗套剧情。但是那最俗套的却总是最伤人。

  张凝有了自己的男朋友,很高,很帅,有点像王生。

  大三的同学聚会,张凝带着他的男朋友参加了。

  张凝在酒桌上依然豪放,不同的是这次他频繁的和王生干着杯。

  不知道喝了多少,王生只记得自己吐了,醉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陈婉儿,有张凝,有很多人。

  回到学校的王生又恢复了以往的,不同的是,和张凝又联系了起来。他们总是一起过去,回忆王生从小到大的变化,回忆张凝如何越来越漂亮,回忆那个年代里疯狂追逐过得女孩。

  熟络的似乎回到了初中时代那两个青梅竹马的男孩女孩。

  王生第一次去找张凝玩,张凝做了一回东道主。

  带着王生走遍了那个城市的美丽风景,一起回忆,一起展望,似有说不完的话。

  一起喝酒,王生笑说张凝当时还暗恋自己。

  张凝没有否认,大方的承认了当时的喜欢。

  王生突然拉住张凝的手。

  张凝只是微笑的看着他,没有收回。

  做我吧。

  为什么。

  你不是喜欢我么。

  哦,好。

  王生牵着张凝漫步在城市街角,一起吃遍小吃街上的美食,一起放了一盏孔明灯。

  张凝在孔明灯上写下了自己的,却不让张凝看。

  王生领着张凝去了宾馆,但到门口的时候张凝却突然抱住了王生。

  抱紧我。

  王生手上微微用力。症状性癫痫病有哪些发病症状p>

  怎么了啊,。

  张凝眼里突然噙满了泪水。

  再叫一声。

  老婆。

  嘿。

  张凝推开王生,踮脚亲了王生脸颊一下。

  我做了你三个小时的女朋友,听你叫了两声老婆。你知道么,我从小就喜欢你,那时候你是我的天,我觉得我将来只能嫁给你。后来我知道你喜欢陈婉儿,我不知道心疼什么样,我只知道每次看到你的目光总是盯着她的时候,我都会使劲掐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不能哭。那个时候我总以为啊,只要对你好点,再好点,你总会回过头来看看我,哪知道你却那么的高傲啊,从不会注意我的存在。后来,你 真的越来越高,越来越好看,我每天看着你的变化,心里真的高兴,我即便到了快高考的时候都还在着以后如果能嫁给你该多好。然后,就是那次你过生日了,嘿,你知道么,我第一次觉得眼泪是流不完的,我从小的梦啊,那一刻就彻底做完了。我死心了,我觉得你和陈婉儿是真的般配,即便我也曾恨恨的骂过几句狗男女,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俩好配,因此,我也决定不再打扰你。谁能想到,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让我完成了儿时的,让我终于做完了这个美梦,我很。

  王生想要拥抱张凝。

  那么就让这梦一直做下去好么。

  张凝躲开了王生

  听我说,你不是真的喜欢我的。我们在一起不会长久,有一天分手了,那我们可能就永远陌路了。而且,我也不喜欢现在的你了。我爱的是那个年少的你,那个我永远的。况且我也有了男朋友,我也在试着去爱他,今晚的事就当做是南柯一梦,谢谢你做了我三个小时的男朋友。

  张凝走了,为那梦画上了句号。

  这一年王生二十一岁。

  青春里的,让人心酸。

  付出终究不能与回报成正比。

  爱情里或许真的没有谁对谁错,爱了就爱,不爱就逃。

  美梦破碎了,那也还是残缺的美。

  陈婉儿是我们每个人的,那个在青春里努力寻找的人,或许不是你真正爱的人。

  美丽的孔明灯飞向了遥远的天空,没有阻碍,不曾停留。

  就这么飞着,带着那最美好的愿望。

  希望下辈子我能成为你的陈婉儿。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onxzi.com  构造节理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